我總以為一個人與一本書的邂逅是一種彌足珍貴的緣分,也許撥開書頁,看到的是致一的文字,然而這些呆板的墨色下掩藏的卻是一個真實的活生生的靈魂,這個靈魂時常閃躲,但亦毫不羞怯的袒露著。

《活著》就是這樣一本有生命的書。我深深記得初讀《活著》的感受,從初始的悠然到其后的凝重,翻動書頁的手指愈漸遲疑,我感到心中似乎有一種神秘的期待——呼喚著一個轉折,一個讓主角走向幸福的轉折,然而,我失望了,作者是那么的殘忍和吝嗇,我幾乎是一路心痛的讀到最后。當我滿心酸楚地合上書頁,猛然望見封面一襲鮮血般的暗紅,刺目一如長長傷口上的血淋淋,卻又宛如生命勃勃的涌動,似乎是悲哀,是一抹濃重的嘆息,又仿佛一陳熱烈的律動……我的淚直直的落了下來。

書中,隨著富貴悠長的笑娓娓道來他的一生。從一個少爺吃喝嫖賭終于敗壞家業,淪落為糊口而下地,回味的時候,我常常驚訝,這仿佛是看見一綹及纖細的發絲被逼迫著承受千萬斤的重量,然而它卻沒有斷,這種生命的韌性似乎講述著人生絕望地不存在。福遺的人生,仿佛是一株盤剝的冬筍。一層層褪去人生的虛化,一層層撕掉人生的幸福依賴,一層層摧毀著人的堅強,可到最后,白嫩嫩的卻剩下一個最柔軟。最純凈的秉性,只剩下人生存在的唯一的理由——活著,為了活著而活著。活著,執著的活著——已成為唯一能描述富貴的形容,也是對富貴最好的肯定與頌贊。至于幸福或不幸福,我們無法斷言,也許在旁人的眼里富貴是苦苦煎熬的一生,但在他自己,也許更多的感受到了幸福,賀拉斯說:”人的幸福要等到最后,在他的生前,葬禮前,無人有權說他幸福,富貴的一生恍若一面鏡子,窄若一手掌,小弱一水滴,卻透出一個時代的背影。也許渺小的終于只是渺小,就如遭遇風浪的舟船,我們可以挽救于搏擊,卻無法晚會沉默的結局,因為人性的共同,因為只要活著,除卻無奈,生命常有空白等待絢爛。

返回查字典首頁 購買相關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