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精神貧困惹的禍

——《都挺好》觀感

雖然沿襲了帥哥美女、豪宅香車、燈紅酒綠這些都市題材電視劇固有的庸俗套路,《都挺好》以客觀冷靜的敘事,將多子女家庭因貧窮而并不溫情脈脈甚至是冷酷的一面一一展現,戳中了觀眾心中的痛點,成就了它不庸俗的另一面。

國家將計劃生育作為基本國策是在1980年代,在此之前,無論城市還是農村,一個家庭有三到四個孩子是再平常不過的事。養育這些孩子,解決他們的穿衣吃飯讀書就業成家,無論是對農村還是城市的父母,都是很傷神費腦乃至抓狂的事情,畢竟,那時貧窮是絕大多數家庭的常態,區別只在于窮、很窮、非常窮、非常非常窮。出生于這樣家庭的孩子,如果遇到冷酷、自私、不靠譜的父母兄弟姐妹,在成長過程以至終其一生也難逃原生家庭留在心里的陰影與隱痛。

電視劇《都挺好》中,蘇明玉就來自這樣一個原生家庭,她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也是唯一的女兒。父母都是工人,母親強勢,父親蘇大強窩囊,他們最大的共同點是重男輕女。

為了大兒子蘇明哲出國留學、二兒子蘇明成購買婚房,母親自作主張,先后賣掉了家中兩間房子,其中一間還是蘇明玉的臥室。

蘇明玉成績優異,理想目標是像大哥蘇明哲那樣考上清華,出國留學。結果被母親逼著上了一所免費師范。劇中還有這樣一個鏡頭,蘇明玉與家人一起吃飯,兩只雞腿被父母分別夾到兩個哥哥碗里。可見蘇明玉在這個家里是如何不受待見,仿佛是這個家庭的多余人。

蘇明玉的父親蘇大強不擔當,聽任妻子任性而為,當女兒受到母親刁難后,要么視而不見,要么借故“不在現場”。蘇家的陽光并未均勻地灑給每一個兒女,長期生活在家庭陰影中的蘇明玉上大學后以自食其力的方式與母親與這個家庭公開決裂,經過辛苦打拼,在一家著名大企業當了高管,事業風生水起。

蘇明玉的決裂只持續了十余年,母親的意外去世,她回家奔喪,從此與這個久已失聯的家庭藕斷絲連。母親去世后,長期受母親壓制管束的父親無拘無束,將他不靠譜、不著調、瞎折騰的性格缺陷展露無遺。他存的意義就是以無厘頭持續地給原本就為家庭事業心力俱疲的三個子女添堵,讓他們無所適從。

蘇大強夫婦顛覆了以往的影視劇所歌頌的樂于為子女當牛做馬、有責任有擔當的父母固有的正面的溫馨的形象。這只是理想中的形象,或者說是一部分父母的形象。現實生活中,類似蘇大強夫婦這樣的的另類并非個例。

記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初到法院審理婚姻家庭糾紛案件,那時我還是一個走出校門沒幾年,缺乏生活閱歷的單身青年,對于贍養案件,先入為主地認定是子女不孝。案件辦多了,深入進去,才發現是非曲直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關系。有些父母,他們像蘇大強那樣不論在哪一方面都是失敗者,他們不贍養自己的父母,若干年后,當他們需要被贍養時,子女得到他們的“真傳”,有樣學樣,拒絕盡義務。有的父母,無端干涉子女的家庭生活,有些本來沒有大問題的婚姻硬生生是被他們拆散的。攤上這樣的父母,像蘇明玉那樣抗爭的畢竟是少數,大多數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

如蘇大強夫婦這樣自私冷酷、充滿偏見的父母,物質貧困只是誘因,更主要的原因是精神貧困。他們沒有是非觀,沒有格局。即使是擺脫物質貧困,過上了小康生活后,這些人格缺陷依然沒有改觀,“倉稟實”帶來的并不是知禮節,還是一付無賴德性,看看蘇大強因貪圖高利息被騙6萬元后夜不能昧,從蘇明玉手中拿到以為是公安破案后追回的6萬元興奮到失態的嘴臉就是例證。

這樣的問題家庭走出來的孩子,即便如蘇明哲、蘇明玉兄妹在學業事業出類拔萃的,內心深處還是沒有安全感。尤其是從小缺少父母兄弟關愛的蘇明玉,成年后不敢戀愛,更不敢成家,堅強的冷傲的外表下是一顆不堪一擊的玻璃心。

一百零一年前,魯迅在《狂人日記》中借“狂人”之口呼吁“救救孩子!”,今天我們急需救治的是蘇大強夫婦這樣的父母,用法治、德治的方式,通過若干代人的努力,培養他們健全的人格,讓他們物質生活小康之后不再繼續成為精神生活的赤貧者、乞討者,這就是《都挺好》給予我的啟示。

返回查字典首頁 購買相關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