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生命都渴望被看見(《都挺好》觀后感)

最近在看《都挺好》,蘇明玉被打以后,蘇家大部分人都一個接一個的去找明玉給二哥求情,讓明玉原諒二哥。原諒,有那么容易嗎?他們的嘴一開一合,她就要選擇原諒了?他們以為自己是誰呀?他們說的話就那么有分量?他們好“自信”哦,他們的“自信”源自于他們對人性的不了解。他們以為不就這么點事嘛,勸幾句就好了。勸,通常都是沒用的,不但沒用,很有可能還會適得其反。

被打的第一時間,大嫂“看見”了明玉,她心疼明玉,關心明玉,她和明玉是站在一起的(她是站在明玉這一邊的,不是跟明玉對立的角度),她也支持明玉。

石天冬的注意力是在明玉身上的,她也能看見明玉這個人,他也是和明玉站在一起的,他關心明玉,陪伴明玉,做飯給她吃。而蘇家其他人,都站在二哥那一邊,拿著鮮花和水果去醫院看明玉,他們是帶著目的去的,目的都是想讓明玉放過二哥。他們看似站在老二這一邊,其實他們每一個都只是站在自己這一邊而已。

而此時的明玉,她的需求是什么?是關心,是關愛,是被看見,是理解,是愛,是關注,是注意力,是有人關注到她這個人,關注到她的感受和需要。可大哥,蘇父,二嫂都給不到她。大哥出面,是為了盡快擺平蘇家這一堆爛攤子,他就可以安心工作了,他在在電話里輕描淡寫的一句,“你倆從小打到大,被揍一頓無所謂的嘛,巴拉巴拉。”他,沒有看見明玉,他,沒有關注到明玉這個人,他,理解不了明玉心里為什么有那么多的苦。

夜深人靜的時候,明玉一個人躺在被窩里回憶著那些來替二哥求情的人,嘴里說出的話,這些語言狠狠地扎著她的心,她一個人在被窩里默默流淚。

這時候,蘇家人越是來替老二求情,明玉就會越恨老二。為什么?因為來替老二求情的這些人,他們的眼睛里是看不見明玉的,他們的注意力沒有放在明玉身上,他們看不見明玉的感受和需求,他們也不知道此時此刻的明玉她需要的是什么?他們看似是在擔心與關心老二,其實他們的注意力都在他們自己身上,他們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們關心的都是他們自己而已。這些人里,沒有一個人有能力去看見明玉。

蘇父去求情,他可以說是被倆兒媳架去的,他是迫不得已才去的,他內心真實的想法是要逃避,他無力去面對這一切。朱麗去求情,她是擔心自己的老公坐牢,擔心她的婚姻受到影響。朱麗媽媽豁出自己的面子,陪女兒去求情,她是擔心她女兒的婚姻和生活受到影響,擔心女婿坐牢以后一生都受影響,擔心自己的女兒以后過得不幸福,所以她才跟女兒一起去求情。而明玉從小就沒有被愛過,明玉的需求可能是被看見,關注,而這時候所有人都勸明玉原諒老二,沒有人能看見她的傷痛和需求,沒有人能看到她這個人。他們越是勸明玉放過老二,明玉就會感覺他們都是在關心老二,在擔心老二,她就會越恨老二。誰來站在明玉這一邊呢?她的心,應該很痛吧。

可是,被看見,關愛,關心,關注,卻是明玉內心深處的需求,是明玉兒時就未被滿足的需要,她渴望有人能夠看見她,能夠看見她這個人,她渴望家人能夠帶給她一點點溫暖,然而,她的家人帶給她的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傷害與漠視。

柳青這個哥們也關心她,只是柳青也沒有看見明玉的需求,柳青勸明玉放過二哥,是因為柳青擔心輿論的壓力對明玉不利,擔心明玉遭受道德綁架,擔心對明玉有什么不利的影響。他,確實也是為了明玉好,他,確實也是想要關心明玉。只是他這種關心的方式,并不是當時那個明玉所需要的,所以在電話里明玉說“你再廢話我就。。。。(我忘記臺詞了)”。柳青,他不知道此時此刻的明玉作為一個人,人性的需求是什么。人人都需要愛,人人都需要被看見,理解,支持,關注,關心,這就是人性,這就是人性共通的需求。

愛對了,明玉就能接收到。比如石天冬的愛,話不多,只一句“誰干的,我要他一條腿。”再一句“我支持你”。讓明玉感動落淚。此刻的他,注意力是在明玉的身上,他是站在明玉這一邊的,他理解并支持明玉走法律程序。明玉說:“所有人都勸我,家以和為貴,只有你支持我。”石天冬說:“他這是故意傷害。”在那個當下的石天冬,他的注意力在明玉身上,他關心明玉,買菜買魚給明玉養身體。

蘇家老二已經是個成年人了,他內心的不成熟導致他遇事情緒化,他沒有能力正視與面對自己的情緒,一個成年人被情緒驅使,就去打人,這是小孩子才會干的事情。打完人,蘇家那一堆人又全力以赴的想辦法幫他擦屁股。(他打了明玉,全家去替他求情,害怕他坐牢。他打了自己的老婆,又是家人去替他求情,害怕他離婚。我猜可能從小到大,只要蘇家老二犯了錯誤,就會有人替他去善后,幫他擦屁股,所以他沒有學會,一個人是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的。)可他作為一個成年人,打人是違法的他難道不知道嗎?違法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他難道不知道嗎?他情緒上來的時候,他失去理智,他就這樣被情緒驅使著去打人,反正打完人承擔責任的又不是他。蘇家人一味地這樣去替他善后,替他擦屁股,蘇明成何時才能長大成為一個成年人,知道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呢?

又往后看了幾集,看到石天冬和蘇明玉吵架那一段。石天冬管了蘇家的事,導致蘇家內部又起了沖突,把蘇大強生病的責任都怪罪到明玉身上(蘇家老大和老二,一出事,就是趕緊撇清責任,先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他們意識不到自己的錯誤,他倆也基本上不具備自我反省的能力,所以只要一出事,就是推卸責任加指責別人。然后,基本上戰爭就可以爆發了,所以他們家總吵架。)我個人的感覺是,在蘇家,責任是個鍋,得趕緊找個人背上它,反正自己不能背。

這劇,還沒追完,讓我看清了一個現實: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做到時時刻刻都能滿足我的需求,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時時刻刻都把注意力給到我。然而,注意力與愛,確實也是我內心深處的渴望與需求。

記得林世儒老師說“注意力就是愛。”

以前我不懂這句話是什么意思。現在我有點開始懂了,當你把注意力放在一個人的身上,不帶評判的去看見ta,去看見ta這個人,去看見ta作為一個人的存在,去看見ta的感受和需求,你關注著ta,這一刻,就是愛。愛,是深深地理解和接納,愛,是我看見了你,我看見你的存在,我愿意去看見你的感受和需求。愛,是每個人都需要的,愛,是每一個孩子都需要的。

假若這一刻,我看著你,我為你各種擔心,我擔心你上學遲到,我擔心你吃壞了生病,我擔心你玩游戲眼睛壞掉了,我擔心你肚子餓,我擔心你冷了,我擔心你熱了,我擔心你摔跤,我擔心你被車撞了,我擔心你。。。當我擔心的時候,我活在我自己的恐懼當中,我的注意力在我自己這里,我的注意力在我的恐懼上,這一刻,我沒有愛,因為我活在恐懼里。這一刻,我沒有愛我自己,我也沒有愛到別人。

以上是我眼中所看見的《都挺好》。

返回查字典首頁 購買相關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