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劇的誕生

——《超脫》觀后感

原創: 伊卡洛斯

瘋狂只能存在與藝術,若是存在于科學則為假設,而存在于現實生活則為悲劇。

——薩爾瓦多 達利

看完《超脫》心中久久未能平靜,電影中的一幕幕,和自己的過去的一幕幕交織在一起,從腦海中翻過,像是被割掉的野草,在春天瘋狂肆意地生長。

這部電影,在短短的一個半小時后,強烈的戲劇沖突,伴隨著幾位主人公的悲劇一起消失殆盡。

影片最后并沒有什么所謂的,我們所期待的溫暖結局。

一切都在沉寂、壓抑,伴隨著學校的倒閉,死亡的沉重和老師朗誦的愛倫坡筆下的厄舍府,從教室人滿為患再到讀完之后空空蕩蕩的一片狼藉,令人唏噓。最終,他們是否得到了自己的超脫?可能有,也可能沒有。

每個人都被困在自己或者他人說鑄造的牢籠中,掙脫不得,有的人選擇麻木,有的人選擇逃避,而有的人卻選擇結束這一切。

在其中我們可以瞥見很多事情,很多人的一個個縮影,關于家庭,關于教育,關于成長,關于人性。

過去和現在,理想和現實,精神和肉體,教育和未來,讓這一切在對抗中爆發。影片中的那些孩子正值青春期,經常把墮落和自暴自棄當作個性的標桿,把叛逆當作炫耀的資本,向別人展示所謂的強大。但是其實這些東西都是一文不值的。就像那時候的我們一樣,自以為可以看透生命看透一切,其實我們都身處迷宮之中,我們所認為的出口,只能把我們引向迷宮中央。那時的我們頗有些與現實抗爭的浪漫主義和理想主義,無論現實多么殘酷,我們依舊會毫不猶豫地選擇我們認為正確的事情,盡管,那可能是錯誤的。

我們有我們所熱愛的事情,我們喜歡的東西,我們有看得見未來的生活,相比對現實麻木不仁,甚至選擇死亡的解脫,回頭想想,死亡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最簡單也最無能的做法了,接受這一切然后盡力熱愛這個不完美的世界,才是最為艱難的。

我們從小都在被培養成一個不是自己的人,我們被過于追求一種共性,但是我們卻在學校和家庭的教育中,被抹殺了太多太多的個性。

影片中的女生,熱愛攝影,喜歡藝術,思維活躍,在常人看來,很優秀,但是卻因為身材的肥胖而被同學恥笑,因為在課堂上積極舉手回答問題卻被說只是為了迎合老師和炫耀自己。其實這在我們的課堂,尤其是高中以后的課堂,已經是一種常態了。

因為在父親眼里她熱愛的藝術,是“陰暗的”,是“沒有前途的”,她沒有朋友,向老師傾訴以后擁抱老師卻被偶然路過的人誤解,在無限的壓力之下,她選擇在學校倒閉之前,給自己做了一個難過表情的黑色蛋糕,里面放了毒藥,用這樣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或許對她來說,這就是所謂的超脫了吧。結束這不公平的一切。家人的不支持,同學的嘲笑,和他人的誤解,她本來是一個有夢想的人,她本來可以成為一個很好的攝影師,一位藝術家,可是她的夢想崩塌了,她的世界已經毀滅了,這對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來說,意味著,that's all done.

這讓我想到了我自己還有我的一些同學們,我是一個左撇子,我從小僅僅寫字被改為右手,但是畫畫和其他事情的慣用手還是左手,就因為和別人不一樣,在學校受到老師的批評,拿小木棍敲著我的手,并且質問我“為什么他們都用右手而你要用左手?這樣不行,這樣是不對的,你應該改過來。”

我的一個同學,因為做題錯的多了,就被老師拉到講臺,當著全班同學的面,用教學用的木制大三角板硬生生打到三角板折成兩半,我目睹了這一切,觸目驚心,以至于快十年過去了,依舊歷歷在目。

那時候我就覺得這是教育的一種悲哀。

為什么因為和別人不一樣,就要被認為是錯誤的?為什么我們的老師要按照自己的主觀意志而不是客觀的評價一種行為的正確與否?那時候的我,常常冒出這種思考。

我們因為和別人不一樣而接受著異樣的眼神,因為犯錯被體罰而不是進行正確積極的引導,教育在這么多年已經似乎忘記了“因材施教”,工廠化模式化填鴨式已經大行其道。在要求我們反思自己的同時自己卻得不到反思,或者,他們也不知道什么是正確的,因為這是他們的教育模式中所不應該出現的,他們認為不應該出現的,那就應當毀滅毀滅。為什么不是引導,而是毀滅?為什么不尋找優點,而當眾狠狠去揭穿,就像把一個人扒光,然后拉到外面游街示眾一樣?

我們所喜歡所熱愛的事物,因為不符合他們的想法,就會被認為是錯誤的。可是有些時候并不是什么壞的事情,我們需要犯錯,我們希望我們在還有時間可以彌補錯誤的時候讓自己找到正確的方法,而不是在條條框框中畏畏縮縮,步履維艱。

我想,如果我以后有幸一名老師,我絕不會讓我的學生受到我們那時候說經歷的悲劇,僅僅是以成績好壞來評價一個人的好壞,實在是過于膚淺了,打印一個人的成績單固然簡單,但是了解一個人的思想,他的精神世界,走進他的內心,是一件需要付出努力的事情,而我們,總想著用最少的力氣去獲得最大的效用,這就必然將導致悲劇。

悲劇的誕生并不是純粹的偶然,相反,是很多的偶然交織在一起形成的必然,我很慶幸我所喜歡的事情沒有被毀滅,我的信仰沒有崩塌,我的內心又足夠強大可以經受的住他人的誤解和中傷。這對于我來講,可以算是幸運的事情吧。

家庭、學校、父母、老師,都應該反思這種問題的產生,是什么導致了悲劇?又應該如何避免悲劇的再一次誕生?

悲劇,不應該發生在任何人身上。

“我的靈魂與我之間的距離如此遙遠,而我的存在卻如此真實。”


返回查字典首頁 購買相關教材